甘肃古浪:忆过冬至

中国出版传媒 2019-07-16

“冬至十日过新年”转眼冬至已到,新年已至。不知不觉一年又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年时光过的比小时候快多了,也许是现在生活富裕了,平常日子都可以吃到好的,穿戴上新的,对于节日不在像过去一起期待了。不过同时怀旧的情愫却是越来越浓。

甘肃古浪:忆过冬至

小时候,每当这个夜晚,我家的热炕头上妈妈开始和面切疙瘩子,切好后在把面疙瘩子呲成杏皮样的漂亮花皮皮形状像个小海螺壳特别好看,我也跟着妈妈学。父亲的任务是,把白萝卜,胡箩卜,土豆洗净切成碎碎的小珍粒,然后分别盛在碗里红、白、绿三碗摆放整齐。在把最主要也是在当时最贵的猪肉(不多的一块)切成小疙瘩瘩小心翼翼地放在碗里。在配切上一块乳白的豆腐块块。准备就绪后全部放在案板上以待每早的冬至饭一一疙瘩子。

甘肃古浪:忆过冬至

第二天黎明,天麻麻亮,勤快的父亲就起来了,我和妈妈也帮他剥葱,剥蒜。父亲于是就大展神手~~炝锅,榄肉,先下萝卜后下土豆,顿时满屋子的清香味,馋的我是直咽口水!

父亲是我们家里的大厨,过年过节上桌子的饭都由他做,做出来的饭菜好吃极了。所以每年冬至的疙瘩子饭都由他亲自下厨。不一会香喷喷的一锅冬至肉疙疙瘩瘩子饭做好了,出锅时只见妈妈又把切碎的香菜蒜苗末撒在上面,真是色、香、味其全。当清稠合适的疙瘩子饭盛到碗里后,全端到小炕桌上时,我已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了,那个香啊都香到脑壳壳里去了!完全没有女孩子的模样把爹娘笑的喷饭。由此老家的冬至日疙瘩子饭和父亲母亲做饭的样子永远都烙在我的心里无法忘记!

甘肃古浪:忆过冬至

自从漂泊到新疆过冬至改为吃饺子了,起初一点都不习惯也想不通为啥每个地方的吃俗都不一样?但随着时间的流失也就慢慢习惯了。但老家的,爹娘的冬至疙瘩子杏皮皮,香到脑壳里的五颜六色的汤疙瘩子饭啊这一生都是我温馨的梦!

冬至节是中国农历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这一天讲究一家人团圆,一起包饺子,吃饺子或是汤圆,但凡我们的传统节日,大多与美食有着联系。美食传递和延续着我们的文化。让我们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中用味蕾感知传统节日,用温馨传承传统文化。


文/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