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骑士》

无忧旅游网 2020-02-14

德伯特是一位骑士,是王国皇家骑士团的首席骑士长,也是公主殿下的守护者。德伯特的家族世代为国王效力,战时他们带领着其他骑士和士兵征战四方,立下了无数的功劳,和平时期他们是皇室的贴身侍卫,他们被授予骑士荣誉时曾对上帝立下誓言,要誓死效命于皇室。

德伯特的父亲原来是皇家骑士团的首席骑士长,不过他年轻时经过无数的战斗,使得身上留下了很多隐疾,他已经无法再上战场作战了,所以他现在留在国王的身边安心地保护着国王。

而德伯特是现在的首席骑士长,同时也是公主殿下的守护者,他被授予骑士荣誉时国王曾向他询问是否愿意终生守护公主,因为按照惯例德伯特家族是世代守护国王的,这足以说明国王对公主的疼爱。

“嘻嘻,德伯特哥哥,父王终于同意让你陪着我了!”说话的是一个16岁的小姑娘,扎着丸子头,雪白的肌肤,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小仙女一样,这个俏皮可爱的小姑娘正是公主殿下,她拉着德伯特的手高兴地蹦跳着。

“公主殿下,请注意您的身份和皇室礼仪。”德伯特屈身低头说到

小公主停下了手,双手叉腰气嘟嘟地说:“我很不喜欢你现在这样,我不是说过你不用向我行礼嘛,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在一起玩耍,自从你当上骑士之后对我就越来越冷淡了。哼,我生气了,不理你了。”说完就一路小跑消失在城堡走廊了。

德伯特无奈地摇摇头“我拼命地努力就是为了能拉近我们身份上的差距啊。”

小公主叫黛立安,她有一个哥哥杰克殿下,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虽然王子和公主从没在意过德伯特的身份,但德伯特却明白身份上的差距是不可能逾越的,所以随着慢慢长大他也开始有意的远离他们。一些心思也紧紧地埋藏在心底。

大地上王国林立,总是纷争不断。

德伯特在城墙上巡视,这时一个士兵跑过来通知他:“德伯特阁下,国王召见”

德伯特知道国王召见他肯定是因为最近敌国突然在边境屯军的事。以前他父亲凭一己之力镇得周围的王国不敢来犯,但是近年来父亲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周围的王国也开始蠢蠢欲动,这一次恐怕没那么简单了。

国王议事厅

“比鲁,你说该怎么办呢?”一张巨大的长木桌上方摆着一张金色的王座,上面坐着一个体态憨蕴的老人,长满了金色的头发和胡子,头上戴着镶满宝石的王冠,这是安德鲁国王。此时他显然很着急,皱着眉头使得脑袋上的皱纹更深了。他对右边第一个座位上坐着的一个肃气老者问着,这个老者就是德伯特的父亲--比鲁伯爵。

比鲁伯爵身上透着一股沉稳,他就像是定心丸一样从来没让大家失望过,但现在不一样了,比鲁老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勇猛了,但是大家还是把希望放在他身上。

比鲁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到:“根据士兵的报告,这次有三个王国联合了起来,在我们西边集结,我们这些年国力强盛,士兵强壮且充足,但是缺少带领的将领,如果早十年,或许我还能拼搏一次……”

显然对于比鲁讲的大家都明白,所以大家也更担心起来。

“我可以和德伯特带领士兵去抗击敌人。”国王左边第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荣装,英姿飒爽,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他就是艾德华王子。

“对呀,王子殿下已经长大了,他天资聪慧肯定能带领我们打赢的。”

“还有德伯特,他是骑士长,也经历过不少战斗,虎父无犬子,他肯定也没问题的”

显然大家对王子殿下的提议都很赞同。

不过比鲁还是很担忧:“你们两个确实都很不错,但这次你们面对的是三个国家的强大军队,就是我都没有参与过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你们的经验有限,我怕你们出现什么意外啊!”

“呵呵,老伙计,我们都已经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干嘛不放他们去闯一闯呢!”

国王最终同意了让爱德华王子和德伯特一起去抗击敌人。

皇家骑士团被留下来守护城堡,爱德华和德伯特则带着士兵向西方进发,出城时他们受到了人们热情的欢送,给沉重的心里带来了一丝宽慰,同时也让他们明白肩头责任的重大。

但双方兵力相差太大,所以他们只能专注防守。

第一天,敌军试探性的进攻,德伯特带着士兵们依靠坚固的城墙艰难地抵挡着。

第三天,敌军大规模进攻,城堡外墙破了,爱德华王子受伤。

第七天,爱德华王子伤势加重被转移回王城,德伯特一个人带领剩下的将士们拼死抵抗着。

第十天,城堡被攻陷了,德伯特身受重伤,士兵们差点被屠戮殆尽,但敌军却诡异地撤军了,并且彻底退出了边境。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敌人会突然退军,但德伯特也无法再思考这些问题了,他强忍着身上恐怖的伤痕,带领仅存的几百名士兵返回王城。

王国大部分的兵力都在这场战斗中损失了,短时间内王国的力量将会非常空虚,敌人轻易的退了军肯定是为了酝酿更大的阴谋,现在只能尽快赶回王城和国王及父亲等人一起商议。

但是当德伯特他们回到王城时,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城墙上遍布着巨大的缺口,残肢白骨,血流成河……

“啊!!!”

所有人都崩溃了,本来他们就已经是败军之师,而现在最后的希望没有了,那里原本有他们的家人,他们的依靠,他们心里的归属。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抱在一起放肆无助地哭泣着,这似乎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德伯特扶着战马,使劲抓着大腿,不让自己倒下,但眼里却怎么也止不住要往外冒泪水。他最亲的人也在那里,国王、父亲、和黛立安。

他面对王城废墟,单膝跪下,双手握住剑柄重重地插在身前,低着头一边忍住泪水一边默念圣经为死去的人们祷告着。

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他重新挎上战马,他要去城堡里亲自探查一遍,全然不顾撕开的伤口往外冒着黑色的淤血。

他找遍了城堡,翻遍了每一具尸体,但并没有国王他们的身影,看来他们应该是被敌人抓走了。既然这样至少说明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要去救他们。

他找到幸存的骑士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骑士告诉他当德伯特他们走后的第三天东方的邻国突然派大军包围了王城,他们要求国王投降,但是国王并没有答应,于是敌人就开始大举攻城了,城里大部分的士兵都被德伯特给带走了,剩下皇家骑士团的人并没能阻止得了敌人,最终王城被攻破了,国王等人被抓走了。

他赶紧回到队伍,向士兵们发出请求,希望大家能跟他一起去把国王救回来,但是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追随他,德伯特知道他们失去了最重要的家人和依靠,现在他们已经彻底丧失斗志了。

最终德伯特并没有带这些士兵,而是让他们救助幸存的人并重建家园。而他则独自上路去寻找 国王等人。

大军行过的痕迹很明显,所以很好寻找。德伯特一路快马追赶着,他没有想自己一个人只是有去无回,或许是心里有个牵挂吧。

天黑了,德伯特还是挥着鞭子穿行在森林中,路已经快看不清了,他不知道是因为天太黑了还是自己脑袋发昏了,他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地滴落,脸上惨白。终于他坚持不住了,两眼一黑从马背上滚落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德伯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漆黑的平台上,周围竟然悬浮着很多骷髅头骨,它们冒着诡异的蓝色火焰,是这里唯一的照明。

德伯特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果然没有疼痛的感觉,看来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

“不!我还要去救很多人,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德伯特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他快崩溃了,如果说他单枪匹马去追踪敌军是机会渺茫,那么现在他是真的毫无希望了。

就这样他一直跪着,希望能减赎一些罪孽。

忽然,眼前亮了起来,就像是太阳升起来了一样,他抬起头,看到漆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拱门,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全身包裹着黑袍,手拿血色镰刀的骷髅。

“那一定是死神!”德伯特心想,

“你想复仇?”刚刚还在拱门处的死神突然出现在了德伯特面前,德伯特能清楚地看到他空洞的眼眶中闪烁跳动的蓝色火焰。

“啊!”反应过来的德伯特吓得倒退好几步,然后定了定心神,眼中开始闪耀着炙热的火花,他大步走上前问到:“你能帮我?”

“嘎嘎嘎,我可以帮你,但作为筹码,你得把你的灵魂出卖给我。”原来死神是看中了德伯特刚强正直纯净无暇的灵魂。

“好,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德伯特太想复仇了,死神的出现给了他希望。

“哈哈哈……”

死神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声,手中的镰刀一挥变成了一把7尺长的巨大死神镰刀,他把镰刀递给德伯特,德伯特伸手抓住镰刀的瞬间,身体突然冒出了蓝色的火焰,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火焰消失后他变成了一个身披漆黑色铠甲,手持血色死神镰刀的黑武士。

死神很满意德伯特的造型,然后他手又一挥对德伯特说:“既然是骑士自然少不了坐骑,这头巨龙就暂时送给你了。”

德伯特面无表情,提着死神镰刀就翻上了龙背,巨龙双翅一扑便腾空而起,然后浑身冒出黑色的烟雾,随即便他们消失在了这一处空间。

这时敌国的王城正热闹非凡,因为他们刚打了胜仗,而且他们的王子今天要结婚了,新娘就是被抓来的公主,听说非常漂亮。

德伯特的父亲和国王等被关押在牢房里,而黛立安公主则在城堡里,身上穿着华贵的服饰,但她却满脸玉泪。她不知道是哭泣自己的处境,还是因为亡国的痛楚,或者是惦记什么。

太阳渐渐爬上了头顶,盛大的婚礼已经开始了,城堡里巨大的会厅挤满了人,灯火璀璨。国王坐在高大华丽的王座上,厚厚的红地毯尽头站着一个俊俏的年轻人,头戴紫金王冠,身披金色长袍,英气的脸庞,可是却挂着一双阴邪的眼睛,嘴上也肆无忌惮地淫笑着。他就是米洛王子,就是他来领望着被两个丫头架着缓缓走来的公主呆住了,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不论男女都被黛立安公主惊艳到了,她的美貌纯洁无暇无以形容,怕是天使也不过如此吧。

终于到了米洛王子跟前,米洛赶紧擦了擦口水绅士般地伸出手:“尊敬的黛立安公主殿下,能娶到您这样美丽的姑娘是我米洛王子的荣幸。”

但是黛立安公主并没有回应他,而是默默地留着眼泪。米洛伸出的手显得非常尴尬,他生气地抽会手凑到黛立安耳边说到:“不要不识抬举,你的父王和兄长还在我手里,你要是乖乖听话,我可不保证他们不会被丢进斗兽场。”

直起身,米洛看着黛立安轻蔑地说:“哼,是在惦记那个破骑士吧,别妄想了,那就是一个贱民,骑士永远都不可能和公主在一起的,况且他恐怕早就被三国联军的铁蹄碾成肉泥了。哈哈哈……”

米洛转身嚣张地走了,全然不顾已经泪如雨下的黛立安。

婚礼开始了,一位身穿白色教服的牧师在主持婚礼,他把米洛的手放在圣经上对他问到:“米洛王子殿下,你愿意娶黛立安公主为妻吗?”

“我愿意!”

“黛立安公主殿下,你愿意嫁给米洛王子吗?”

“……”

黛立安没有说话,她还是低着头默默地哭泣着。

一时间整个会厅鸦雀无声,就像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一样,气氛变得很尴尬。

米洛阴沉着脸对黛立安威胁到:“你是想看到你的父王被野兽吃掉吗?”

“我……我……”黛立安显然并不情愿,但为了父亲们的安危她没有选择。

终于“我愿……”

“昂!!!”

突然头顶的天空中传来一声恐怖的龙吟。

“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龙,是龙!”

“不可能,这世上早就没有龙了!”

“……”

会厅里顿时嘈杂起来,大家纷纷开始往外逃去,但是突然,整个会厅的房顶被巨力掀开了,大家惊恐地发现天空中悬着一头巨大的冒着黑烟的龙,它背上还站着一个拿镰刀的黑武士,他手中血色的镰刀显得特别刺眼。

众人被吓得纷纷下跪

“神呐,请原谅我们的罪孽吧!”

显然他们把龙背上的人当做神了,也对,他看上去确实不像普通人。

但黑武士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左手对这人群一抓,米洛惊恐地发现黛立安不见了,他望向龙背,果然,黛立安正稳稳的坐在上面。

米洛拔出宝剑指向巨龙:“大胆,竟然敢抢本王子的女人,来人,给我射下来!”

“是!”

城堡的城墙上顿时出现了无数士兵,他们拿出弓箭向巨龙射去,但是箭落在巨龙皮肤上却发出‘叮叮’的声音,然后就掉落了下来。

黑武士把镰刀向人群一指“杀!!!”

巨龙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张口就吐出了一股妖艳诡异的蓝色火焰,顿时王城便成了一片火海。

做完这些巨龙就飞走了,龙背上黛立安已经认出了黑武士就是德伯特。

她扑进德伯特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伤心的哭着:“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呜呜…”

小时候黛立安被哥哥欺负时就会躲进德伯特的怀里,他总是轻轻地安慰她。

德伯特宠溺地摸着黛立安的头微笑着说:“对不起,刚刚去灭了几个国家,来晚了。”

“对了,父王他们呢?”黛立安突然想起来父王他们还被关在牢房里呢,德伯特放火烧掉了王城,父王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用担心,我已经把他们提前救出来送回我们王城了。”

巨龙就是快,战马根本没法比,没多久就回到了已经成废墟的王城。

怕巨龙引起人们的恐慌所以他们停在了王城外,

黛立安拉着德伯特的手催促他往王城跑去,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父王和哥哥,但是德伯特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黛立安被拉住她回过头疑惑的问道

“我就不回去了。”德伯特苦笑道

“为什么?”

“因为我跟死神做了个交易,他给我力量复仇,而我现在也要回去履行我的诺言了。”

“不行,我不让你走。”黛立安紧紧地抱住德伯特,她不想再失去他了,她要回去请求父王让自己嫁给德伯特。

但是,世事总是那么不如人愿,德伯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就要消失了,他抱住黛立安,想尽可能的记住她的味道,然后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到:“黛立安,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如果有来生即使我是个贱民我也会找到你跟你在一起的。”

“再见了”

最终德伯特彻底消失在了黛立安的怀中。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