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中国财经报道 2020-02-13

作者/ 郑小玲

编辑/ 吴丽仟

回国不到2年,卡斯柏干了三件事。参加《这就是歌唱》拿了冠军、上《青春有你》中途“退赛”,签约匠星娱乐后,上线了第一支单曲《This is the way》。

6月6日下午,匠星娱乐连发5条微博,欢迎卡斯柏的加入的同时,官宣了这首新单曲《This is the way》。

“Hello,大家好,我是Casper,录音开始。”

采访开始前,卡斯柏给自己打起了板。“以前在韩国的时候,人太多分不出谁是谁,前面一定要说自己的名字。”自报姓名,这是他在韩长期训练出来的职业自觉。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回到中国,仿若“重生”。

谁曾想,卡斯柏外表痞气十足,放荡不羁,但私底下却是一个害羞时会捂嘴笑的大男孩。他皮肤白皙模样精致,乐意逗大家开心,聊到硬汉电影眉飞色舞。

回忆起在国外打拼的日子,那些都“不是常人能忍受的苦”。韩国就像一座巨大的“富士康”造星工厂,专业度高、产品数量庞大,竞争激烈极其残酷。前辈们成功和示范效应,加速了韩团中国成员的回流。

中韩偶像产业大浪潮下,卡斯柏身在其中,如沧海一粟辗转了7年。所有人都在张望:这次该轮到我了吧。


“第一天,我就被待定了”

如同时代的页岩,选秀节目在时间的长河里,记录了淌过的一切,无论你是新人还是再次出发的“新人”。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傍晚6点30分,卡斯柏从深圳回到北京,结束新歌MV的拍摄后,要赶下一个行程,我们选择边吃边聊。

走进采访间的时候,卡斯柏和经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正喝鸡汤。他穿着宽松的T恤和沙滩裤,看到有人进门就急忙放下筷子,脸上没有太多的疲惫,也没什么架子,笑嘻嘻跟我们打招呼,表示采访随时可以开始。

——“我看过你的现场,在《这就是歌唱·对唱季》这个节目。”

——“哪首歌?”,“是留着菠萝头的那个吗?”

听闻网娱君看过他的现场表演,他难掩兴奋。

“你觉得炸不炸?”像个等待被表扬的好学生,但转眼又觉得还不够好,他回味了下:“(当时创作的时候)还是太赶了,歌曲都没有成型。”

戏剧化的是,这是他回国后参加的第一档综艺,当时工作人员在微博上私信他邀请他参赛。因为准备仓促,“第一天就被待定了。”

聊起这件事情,坐在一旁的经纪人依旧忍不住笑他:“第一天录完,我问他怎么样了,他说‘我被淘汰了’,我很惊讶,才第一天,怎么就被淘汰了?(笑)“

事实上,因为《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玩的是男女配对的赛制,后来卡斯柏被“打捞”了回来,甚至夺下了冠军。

虽然节目没火,但相比其他人,“已经够幸运了”。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他从小练习举重,身型健硕,一眼看上去走的就是型男路线。当初,机缘巧合之下,他远赴韩国发展,呆了超过5年的时间,接触的第一个组合是大国男儿。“他们(大国男儿)是可爱漂亮的男孩们,但我与这个男团定位不太匹配。于是才有了2012年的Cross Gene。“

不过,这一年韩国同期出道的男团, EXO横空出世红遍中韩,其他团体光是叫的上名字的就超过10个,男团市场竞争激烈,想分得一杯羹,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能忽视的是,那之后的几年也是中国艺人在韩镀金的高光时刻,近几年荧屏上活跃的偶像艺人,多数在那前后出道。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最该红的年纪没有撞到好的时机,卡斯柏摸爬滚打了7个年头。来不及失落,该经历的挫折都经历了,他反而变得peace。尤其回国参加了几档综艺后,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圈子,做艺人这件事也早已融入他的生活。

“这是当下的我会写出来的歌词”

已经努力了这么久,能不能放弃,他早就有了答案。

最开始爱奇艺《青春有你》邀请他参赛,他内心是抗拒的,“我已经出过道了,还要去当练习生?!”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后,他说服了自己,称要奔着第一去。

退赛原因很复杂。他第一次亮相表演时就有人质疑,:卡斯柏不适合做男团,但他并不认同:“男团一定要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吗?为什么不能是我这样?”

不过他也早已放下这些,如今个人solo,他乐在其中。

就像他在节目中第一次表演《This is the way》,歌词就写的那样“no pain no gain nofame(不劳则无获)。”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截图来自QQ音乐)


毕竟这一路,经历了太多的坎坷。11年前,他曾和袁娅维等人组过组合,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能成型。

之后,在友人的牵线下他前往韩国,跟所有追求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出发之前无所畏惧,过程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卡斯柏也面临了所有在韩“务工”艺人都会面对的问题——语言障碍、高压的练习生活。

如果说练举重是身体上的折磨,在韩国(出道)算得上“精神折磨。”卡斯柏告诉网娱君,自己所在的男团,是一个混血男团,但归属于一个日本公司,6个成员,分别来自三个不同的国家——韩国、中国、日本。迫于语言不通,“我想表达什么,首先需要我用不熟练的韩语讲给翻译听,然后翻译再翻译成日语。”

极其曲折的交流模式,让人备受折磨,甚至把人变得不爱交流。外人以为这是装酷,“感觉你像是会打人的样子,”但孤独只有自己懂,只能靠拼命健身来宣泄。

2017年,合约到期,他下决心离开韩国。

回国后,卡斯柏养了一只小博美,很可爱,就像他的状态变化:“回国之后我就变阳光了。”

“我觉得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卡斯柏心态平稳,他不下3次提到这句话,对现状感到满意。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选秀迭代 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偶像?

我们问卡斯柏,什么样才能称得上偶像?

他不假思索:“偶像一定是全方位的,不止是职业技能,也包含了值得赞赏的品格。”这是一个安全又稳妥的回答,也是一个在韩国偶像届工作过的员工职业自觉。

当年他们Cross Gene组合,6个成员,最高的成员身高188公分,为了配合团体的齐舞,178公分的他需要穿着内增高,完成类似后空翻等危险系数较高的动作。他简单做了一些舞蹈动作示意,称就算可能会在表演中受伤,也一定要做。偶像绝不是帅就可以,如果不想昙花一现,一定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长红。

在卡斯柏心里,“郭富城就是一个很好的偶像标杆。”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对于卡斯柏本人而言,回国后用练习生的身份重新出发,本就是一个不容易做出的选择。

选秀综艺当然可以二次甚至多次参与,无论曾经是否出道,比如马雪阳和张远,12年后的今天他们也选择重新了走上《创造营2019》舞台,比如高嘉朗。

大家都心知肚明,高曝光、高关注度的综艺节目,能给偶像身份出道的艺人,带来更多的曝光和机会,卡斯柏同样也需要。

但与此同时,在这一批人中,只有最好的才能被记住。每一次相似的选拔形态背后,都带着截然不同的历史印记。

从2005年到2019年,三代选秀,记录国产偶像更迭的三个时代。

第一代选秀是最早抱着“音乐梦想”的草根选手,张靓颖、李宇春、张杰皆出身于此;到了第二代,就是以《中国好声音》为代表的导师决定制,推出张碧晨;而到了第三代,就是眼下如火如荼的全民造星综艺,称之为再一次的“偶像元年”。


7年偶像路,3代选秀潮,“偶像”一直在路上|专访


有意思的是,卡斯柏的7年偶像路,基本算走过了后两个国产选秀的阶段,他的经历或许能代表一批在这个产业里摸爬滚打的年轻艺人们。

而在红不红这个问题上,卡斯柏充分表现了90后的佛系:“能红当然是最好,但是不红的话也希望能收获快乐,如果连快乐都没有,那也太惨了。”

从没想过放弃,因为不甘心。卡斯柏更愿意静候一个机会,而目前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音乐作品的筹备上,未来也将会有巡演的计划。而在这样的时间点选择匠星,也正是看中匠星在音乐上诚意。

“先把歌做好,未来综艺影视如果找来也不拒绝。”至于最想演什么样的角色:“硬汉柔情怎么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