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凯里】岩寨——古老而美丽的村落

中国城市网 2019-10-09

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岩寨——古老而美丽的村落


     这里,是古苗疆走廊的一个节点,曾留下了无数美丽的传说。这里,峡谷深切,雨后稍微变黄的重安江在它的脚下奔腾不息。这里,船工的号子已经远去,留下的是静静的村落,以及那朴实的村民。它,就是延续了上千年的苗族村落——岩寨。


01

岩寨——穿越历史上千年

    生于斯,长于斯,对岩寨它的山山水水、一土一木,我是最熟悉不过的了,却从来没有想象过它的过去和未来,即它到底存在了多少年,它还能存在多少年。不觉间年近50,才想起了对岩寨历史的追溯。
    老人们都说,岩寨这个寨主子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穿越历史上千年。时空的距离感,让我不得不重新去认识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番过往。
    重安江切割很深,高差很大,远处望去,犹如一个大峡谷。岩寨就建在重安江畔、大山“包丢舍”的半山腰上,两岸青山对出,东邻洪溪村,西接江口村双元寨,南与江口村乐安寨隔河想望,北邻黄平县重安镇铁厂村,村后岩壁陡绝,过去曾有人在岩壁上铸有斗大的“界”字。岩寨因岩得名。全村分上、下岩寨和尾巴寨3个寨子,共6个村民小组517户2421人,有张、杨、吴、冯、姜、潘、秦7姓,耕地面积1370亩,其中田1096亩,土274亩。据说,江口至岩寨这一带山大谷深,是经过上亿年的地壳运动形成的。
   “岩寨很早以前就有人居住了”。83岁的张占铎老人说,从岩寨周边许多地名如“丢卡(铁厂)”“卡又(双元)"“屯卡生(乐安)"等推测,岩寨原居民应是卡别(木佬人)居住的地方,“卡别”汉族称其为“木佬"。木佬的称谓,始见于东晋初年(公元317年),距今已有1600多年。
    木佬人现在主要聚居在炉山、大风洞、龙场、万潮、舟溪等乡镇,散居在麻江、黄平、福泉等地。


依山傍水葱绿环抱的岩寨村


    贵州师范大学副教授张绍安记述,今岩寨小学所在地以前是个大坟场,1977年修建新岩寨小学时,人们曾挖出无主坟墓上百座,每个断面(约1丈左右高)都有四五层坟墓,上下坟墓之间相距不到1米,有的地方多达6层。学校东南角原有古榉木一棵,树龄在千年以上,树干需六七个人手牵手才能合抱。1980年该树遭雷劈而枯死,村民在挖该树树根时,发现该树竟然长在一座古墓上。岩寨年老的村民张井、张志强等人也证明了这一点。张绍安据此推断,早在1000多年前的南北朝时期,岩寨就已有人居住。从明、清贵州省地图看,明朝时岩寨夹在四川省播州宣慰司和贵州省都匀府交界处;清朝时期属重安长官司辖地,位于重安长官司至翁凼司驿道中段。


修建于明清时期的独门房  现为杨昌和家居住


  

    岩寨以前的住民迁到哪里去了,已经无从了解。现住民迁来的时间,有两种说法。《凯里市志》所载:明弘治年间(1492-1504年),张氏一支从黄平姊妹山迁入岩寨,杨氏从黄平岩门司石家寨迁入,吴氏于清康熙年间从天柱远口辗转黄平迁入。而张绍安记述的是:在明万历年间(1573-1618年)


    张氏从黄平白保经姊妹山迁居岩寨;杨氏则是在清代乾隆元年(1736年)包利、红银起义失败后从谷陇大寨迁来;吴氏从黄平黄飘翁开迁来,冯氏从重兴别董(朗城)迁居乐安后于民国初年迁居岩寨;秦氏抗战时期从湾水迁来;潘氏于民国末年从加巴迁来;姜氏于解放前后从依友迁来。岩寨居民中,最先迁入的是张姓,杨氏随后迁入。


    在600来年中,岩寨曾遭受两次大屠杀,一次是雍正13年(1735年),岩寨先民由于参加包利、红银起义遭到屠杀,全村由60多户剩下6户;另一次是同治11年(1872年),因张秀眉起义失败,岩寨遭屠杀后户数锐减到20户左右,此后经过140余年时间,才发展到500多户人家。张氏先到,杨家后来,寨上老人均予认同。至于张、杨两姓具体由何年代迁入,尚有待进一步考证。


     据《凯里市志》记载,岩寨在春秋地属南蛮牂牁国,战国属夜郎且兰国。秦汉属且兰县,隋、唐属宾化县,宋为绍庆府下羁縻州。元为播州。明属安宁宣抚司(后改凯里安抚司),嘉靖八年(1529年)入清平县。光绪31年划归黄平县管理。民国2年(1913年),岩寨属炉山县第三大区第三分区;民国19年(1930年)设“岩屯乡”;民国21年(1932年)属湾水镇;民国25年(1936年)属湾水联保;民国29年(1940年)由乡改为保。解放后,1950年革保为村,岩寨为湾水乡第七村;1953年设岩寨乡,1956年并入湾水乡,建明安、硐千、明星、元星4个初级社,1957年4个初级社合并为岩寨高级社;1959年建岩寨生产大队,属湾水公社;1990年改为行政村,属湾水镇。



清朝中后期,由于历经战乱,岩寨的许多先民纷纷逃离,到黄平重安、野洞河、马场、绞纱,大风洞冠英、平良,鸭塘三江等地居住,有的迁徒到丹寨、瓮安、关岭、贞丰各处,然后生存下来。


由红石修建的古巷道

      岩寨居于清水江重要支流重安江要冲,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上世纪80年代之前,重安作为凯里、黄平一带重要的码头和商品集散地,往来湖南和重安的货物航运都须通过岩寨。最大的险滩——吉洞滩在清朝时期还设有兵丁把守。同时,从旁海、谷陇、台江往重安至贵阳,岩寨也是必经之地,目前这条古驿道虽然遭到损毁,但以石块铺设的路面仍保留有遗迹多处。从贵州大学教授杨志强的“古苗疆走廊”理论看,岩寨也正好处在明朝期间开发湖南至贵阳、昆明官道黄平凯里段的一旁。


由红石修建的古墙院



02

石头——寨上最大的特色

      千百年来,岩寨人民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辛勤耕耘,繁衍生息,绵绵不绝,成为重安江畔为数不多的苗族大寨。

     岩寨处在重安江左岸,高山之下,地势险要。如果从对面坡上看,有如一只昂起头的雄鸡,蔚为壮观。因此也有人说,岩寨是一张压缩版的中国地图。
岩寨因岩得名,也以石头而闻名。房子基脚、人行道、拱桥、田坎均用石头建成,无处不见石。石头寨已成为岩寨的代名词。

    岩寨巷道密布亲访友,如果没有寨上人员引领,形同进入迷宫,很难寻到路进出。,道宽1.8米至2米,道路纵横交错,许多外地来的客人探亲访友,如果没有寨上人员引领,形同进入迷宫,很难寻到路进出。

由石头修建的北寨门



     民居建筑在1949年前均为木房瓦顶,间有清代独门建筑。目前,岩寨还保留有石寨门、石墙、石巷道、合院、古水井等许多古建筑。解放前,岩寨共有6个寨门,其中上岩寨2个,下岩寨4个。目前尚存的上岩寨有1个、下岩寨3个。现尾巴寨的寨门高2.18米,宽1.85米,上压有4块厚20厘米长2.2米的红条石盖顶,其它3个寨门也大体如此,只是门板已不见踪迹。寨墙因地势而建,高1.7-3米不等,多处生长荆棘,人难以翻越。寨上修建寨门、寨墙,在黔东南地区极为少见。而岩寨的寨门、寨墙全部用本地红石或石灰石砌筑,异常坚固。虽然岩寨在历史上曾惨遭两次大的屠杀,那是军队所为,一般的土匪和流寇无法攻入寨内。1934年9月红六军团曾从湾水经岩寨前往重安,留下革命的种子。1950年旁海、湾水发生土匪暴乱期间,岩寨即作为湾水乡剿匪委员会指挥部抗击土匪,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出了应有贡献。


由石头修建的尾巴寨西门

合院在岩寨遗存有40余处,有多进的合院式民居,也有平面呈工字形的窄院民居。院墙为石头修砌,高2-3米,厚0.6-0.7米;大门为木质结构,高2.4-2.8米不等,用青瓦盖顶,门前有5-7步用条石铺就的台阶。院内一般住有3-10户人家。如尾巴寨杨光林家院内住有3户,传承已9代人;下岩寨张升家的院内有6户;从杨昌平家进入的户数则更多,基本上是一个大家族。为何在苗疆腹地的寨子里修建有这么多合院建筑结构,现在寨上已无人说清楚。但从岩寨的历史可以判断:一是岩寨多数人自认为从江西等地区迁来,承袭了中原的建筑风格;二是岩寨人自明清以来长年行船到湖南,借鉴了汉人的建筑样式;三是岩寨扼重安江上下游水陆咽喉要地,为提高防御能力,村民们在修筑寨墙外围的同时,通过修建合院,增强寨子、住户防卫能力。


长年不断的明代水井


     最令人称奇的,还有层层由石头砌成的石坎梯田。“嘎香里垫根”(苗名)是一块约2亩的大田,田坎长150余米,最高处9米,全由大小不等的石头建成,砌的石块有的重达数吨,坎面宽1米,用石板铺设。类似于这块田的多不胜数,面积近千亩。如此大规模的梯田建设,凯里的史书上没有具体记载。但岩寨石梯田和黄平县重兴、翁坪、谷陇等地的古代石砌梯田属同一时期,即始于明代的军屯和民屯,至今已有五、六百年历史,是目前保留遗存世界上规模最宏大的石坎梯田群之一。
     岩寨的水井也极为独特,考察黔东南州所有的寨子,其井口均朝上,或用石头、水泥砌高以提高水位,使水流淌下来,而岩寨的这口古井在两块巨石之间,用石块砌成扇形,然后用7-8个石槽将水从洞穴里接出来,水流有如腕口般粗,冬暖夏凉,经年不断,爽口甘甜。井前用宽大的石板铺陈,约20余平方米,以方便村民洗衣洗菜。岩寨的村民就是靠这口古井繁衍生息。数百年来,往返于湾水和重安的商贾过客,到了岩寨都要歇上一会,饮足一口泉水后方继续上路。


尾巴光林家居住的合院寨村民杨




03

文化——永续不断的传承


    作为凯里市最大的村寨之一,岩寨文化底蕴主要体现在它的饮食、服装和节日、习俗等方面。清代以来,岩寨人除了开拓航运将山货运到湖南洪江兑换大米和食盐,解决日常生活所需,同时在自己的文化里,吸收汉文化的风俗,如除农历腊月芦笙会、二月二、六月六、七月吃新节、七月半等自己的传统节日外,端午、重阳节、春节等,就沿用了汉族的节日。流传的古神话有《丙波与仰妮》《里鞍马》《流泪的干衣勾夭》《阿衣架天桥》《嘎衣夹劳》等。

糯米饭是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及红白喜事必备的礼品和祭品,每年每户都栽种一定的糯稻以备食用。村民和周边村民一样,喜食酸味菜肴。家中来客,除以鸡、鸭、鱼、肉等款待外,各种酸味菜肴亦不可少。酸味菜肴,名目繁多,主要有酸汤菜、酸汤鱼、面辣、腌汤、鲊肉等。


服装方面,男人在清代之前蓄长发,绾髻,头盘青布帕,身穿长、短衬衫,下着大档长裤,肢履草鞋或象鼻布鞋,家境稍佳者着尖钉牛皮鞋,土布袜,缠青布裹腿。民国时间削去长发,头盘青布帕,身着对襟布纽扣便衣,大档长裤,脚穿草鞋、麻耳草鞋或平帮布鞋,机织纱袜或土布袜。解放后着对襟布扣便衣、中山装和新时装。女装以紫色为基调,上衣绣花、织花镶边,下穿百褶裙,盛装嵌银片,吊银铃,头戴银冠,劲戴银项圈、银项链。未婚女装,头戴顶皱帽,两根衣带往后打结吊其帼。80年代后多穿长裤。已婚妇女头缠紫色头帕,插银簪,外搭方头巾。刺绣,多以紫色为底布,用平、插、绞针法。螃蟹花、甲壳虫等图案镶嵌童帽,成年姑娘图案为蝴蝶、金鸡、鸽子、田螺、鸭子、牛眼、菱形、点、线等,镶于帽子、衣服、裙子、腰带,菱形为主要图案,布满全身。尾巴寨妇女杨胜英制作的一件“欧嘎干香”耗时2年,制作精巧,价值万余元,成为穿在身上的史书。
舞蹈有铜鼓舞、芦笙舞和板凳舞。目前流行的以板凳舞为主,多在酒席宴上跳。当酒至半酣时,每人拿起两小板凳相击,自击自舞,有时一人击大家舞,并拍手助兴,有时大家击大家舞,形式不拘,情趣狂热。

音乐有酒歌调、情歌调等,酒歌调包括大歌、祭祖歌等。歌声浑厚、粗犷、奔放。飞歌调,是男女青年在游方时,为互表诚意而放声抒怀的一种情歌调。在迎送客人和宴酣时,有时也用飞歌调。乐器有木鼓、铜鼓、芦笙等。木鼓系苗族祖鼓,祭祖活动乐器。岩寨的木鼓现已失传。铜鼓存有一面,现存放于支书张绍勇家。铜鼓系响铜铸成,喇叭口盆形,腰略小,腰外一对弥形提耳,鼓面有回形浮雕图案,中心有一朵约12厘米的12角变形菊花,鼓内平滑,鼓面直径及进深各约100厘米,重约25公斤,厚约2毫米。用时配无耳木桶一只,鼓棒1根,棉鼓槌1个。解放前,铜鼓除平常用于村民娱乐外,还起到聚众抗击外敌的作用。

民国初年修建的徽式住房


岩寨是湾水、黄平一带银匠的传承地,于清朝末期师于湖南匠师,历经百年传承,现已发展到近百人。银匠杨昌元制作的银画多次在多彩贵州大赛上获奖,还获得了贵州省人事厅颁发“银匠工艺师”证书。杨玉芬制作的银冠被德国、法国等国游客收藏。张永富于2012年11月26日在贵州省举办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上,现场展示苗族银饰锻造工艺,被新华网、贵阳日报等媒体广为报道。岩寨的银匠们,通过传承和不断创新,使苗族银饰品种更加多样、造型更加奇美、工艺更加精巧,不仅向人们呈现了一个瑰丽多彩的艺术世界,也展示出一个民族丰富的精神世界。

崇文尚武是岩寨的传统。岩寨的先辈没有文化,虽对汉文化十分崇拜,却鲜有秀才之类的人员。到民国初期办有私塾,有勾服嘎抢当过营长,后有杨文灿等富裕人家子弟到清平、黄平、贵阳等地求学。勾金在自己所起的房子大门就刻上了“雨铭传世第,百忍绍家声”的门联,意在鼓励后人读书报国。民国29年(1940年)4月,杨文灿、杨光明、张国奇、张国光等为谋划岩寨人的未来,利用开办织布合作社所得的收入和募捐,筹集大洋2900元,在寨脚开办了湾水镇之后的第二所小学,建成教室8间,礼堂1个,办公室1间,设校长1人,聘请教师8人。学校除开设1-6年级外,还附设初中班,在校生达300余人。1949年解放军到岩寨时,张占富、张占成、张占华、张占昌、杨鹏、杨光鸿等数十名青年才俊纷纷跟随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其中张占富后来担任空军某部校级军官;杨光鸿历任凯里县第八届、凯里市第一、第二届检察院检察长。此后,从岩寨出去担任县级领导干部的有杨昌才、张占忠等。杨昌才还写出不少作品,留下了《深秋红叶》等散文集。杨胜美是岩寨第一个担任凯里市副市长的妇女。这些人参加革命工作,为全村人树立了榜样,岩寨人以读书为荣蔚然成风。据村委会不完全统计,目前岩寨在校大学生33人,高中生31人,在外工作人员270余人,如加上早期参加工作人员的子女,人数多达400-500人,这些人中,既有博士、教授、高级编辑、工程师,也有党政军、政法等公职人员,系凯里市重要的文化村之一。


04

未来——重安江畔一颗璀璨的明珠

    历史已进入了21世纪,岩寨昔日成排的燕尾船、伫立于重安江边的石碾、守护在寨边的古树以及那逐浪的船工,已随时光流逝而远去,随之而来的是砖房替代了木房,水泥路替代了石板路,进村公路替代了古驿道,但那些破败的寨门、石寨墙以及古老的合院、古巷道、古水井、石坎梯田仍留在这一方土地上,成为岩寨人永远的乡愁。

    为了唤回人们历史的记忆,岩寨的张、杨两大姓氏的有识之士正在通过各种途径编纂家谱,追溯岩寨的历史,展望光辉的未来。村两委在积极发展养牛、养猪、香葱种植等产业、加强村寨环境整治的同时,于2015年5月正式向市民族宗教局、市非遗办公室、市城乡规划建设局等有关部门申报“古传统村落”项目(2019年1月获得中国传统村落),希望通过国家的支持,将岩寨这个传统村落重新包装打造。

在公路建设上,市交通局早已将湾水经岩寨至江口旅游公路建设纳入规划,2018年已全线通车,岩寨到凯里将由40余公里缩短至30公里,车程由1个多小时缩短至半小时以内,从而极大方便村民们的出行。

值得一提的是,即将建设的旁海航电枢纽工程,其回水位有可能到达岩寨的边缘,为岩寨开发旅游带来了历史性机遇。只要认真谋划和精心组织,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文人和游客到岩寨采风、观光和旅游,古老而美丽的岩寨也必将焕发生机,成为重安江畔一颗耀眼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