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集比第一部好的港片很少,成龙这部电影是例外,北美票房过千万

上海在线 2019-09-10

一说起1994年,“电影神年”这四个字就会出现在很多影迷的脑海:的确,这一年,弗兰克·德拉邦特拍出了《肖申克的救赎》,罗伯特·泽米吉斯拍出了《阿甘正传》,吕克·贝松拍出了《杀手莱昂》,扬·德·邦特拍出了《生死时速》,詹姆斯·卡梅隆也有一部《真实的谎言》……

此时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的香港,也是佳作不断:这一年,发哥有《赌神2》,《花旗少林》,星爷有《国产凌凌漆》,《破坏之王》,李连杰有《精武英雄》,《中南海保镖》,而“双周一成”中的成龙,也贡献出了同年港片票房亚军之作,即在香港拿到4000万港币,2000年又在北美地区狂赚1000多万美元的《醉拳2》。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部《醉拳2》的故事——因为在笔者看来,它是90年代成龙电影里将中国功夫诠释得最纯粹也是最完整的一部。

对于成龙而言,《醉拳》系列是“意义非凡”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成龙被导演罗维以“李小龙接班人”的身份推上了男一号,可却一直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戏路,后来,他碰上了吴思远,袁和平,终得以成功转型,其中的这部功夫片《醉拳》(1978)便为日后成龙开创出“谐趣英雄”路线打下了重要的基础,本片对于港产武侠功夫片的另一个开创意义在于,它不仅让“功夫小子”电影类型再上了一个台阶,还打破了关德兴、谷峰版黄飞鸿给观众留下的“老派严肃”的刻板印象。

本片为武师公会筹款而拍

《醉拳》问世15年之后,成龙已贵为影坛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当红巨星之一。由于1992年嘉禾以成龙主演的《双龙会》成功为香港导演协会筹集到了购置会址的经费,于是后来香港武师公会也找到了嘉禾,并希望再次由后者牵头,为武师公会置办办公地点发起募捐,于是,这便促成了《醉拳2》的诞生。

在今天来看,这部《醉拳2》的主创阵容不可谓不强大:导演刘家良,音乐胡伟立,主演成龙、狄龙、梅艳芳、黄日华,此外还有刘德华、董骠、翁虹、关秀媚、曹颖、鲍方、刘兆铭、夏春秋、韩义生等人的联合客串。

其实一开始,嘉禾本打算让袁和平(也是1978年《醉拳》导演)再次执导这部《醉拳2》,但因为袁和平没有档期,嘉禾又找到了“黄飞鸿嫡系传人”,且拍过《武馆》、《黄飞鸿与陆阿采》的刘家良上马。在邵氏拍了大半辈子戏的刘家良,其实一直都对嘉禾颇有微词,起初,他本想婉拒《醉拳2》的邀请,但秉着“为武术公会出一份力”的想法,最终还是担起了本片的导演和武术指导大任。尽管在此之前,刘家良和成龙已在《初到贵境》和《双龙会》两部片子中同时出现,但这部《醉拳2》才是两人真真正正的“首次合作”——即在武指理念上完成了互补,当然,这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合作。

成龙和刘烨缘起于此

九十年代的嘉禾财大力大,再加上成龙已是“国际级明星”,这部《醉拳2》所投入的制作费用是十几年前《醉拳》的数倍不止,因此也得以让剧组辗转上海、香港、吉林长春和广东开平四地取景拍摄,剧组每到一个地方,均搭建起临时剪片工作室,一边拍一边剪。

本片的拍摄过程中还发生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当时成龙在长春遇上了很多粉丝堵在宾馆门口向他索要签名,而十几岁的刘烨也在其中,不过他不仅成功地“混进”了成龙的房间,还与偶像交谈了几句。后来拍摄《警察故事2013》的时候,成龙才知道两人在20多年前就有过一面之缘。

打造不同于李连杰的“喜剧版黄飞鸿”

相比《醉拳》,观众能够明显感受到这部续集在主题表达层面的变化——其实它受徐克版《黄飞鸿》之影响非常深:不仅整个故事是围绕黄飞鸿等人保卫传国玉玺不被带到境外而展开,同时还出现了捍卫华人劳工权利,以及“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这样的情节和台词。

而在另一方面,嘉禾和成龙又希望《醉拳2》能与徐克版《黄飞鸿》的“轻喜剧”风格有所区别,于是把“反英雄主义,去宗师化”放到了最大,也一再颠覆了传统《黄飞鸿》(包括徐克版《黄飞鸿》)里的所谓“名门之气”。除了这一版本的黄飞鸿依然延续着《醉拳》里好打不平,惹是生非,性情顽劣的人设之外,像黄飞鸿的小妈在《将军令》的背景音乐下祈求祖师显灵开出“清一色”,将萝卜和树根充当人参卖给顾客,以及拿来大批洋酒为黄飞鸿壮胆助阵等等情节,都能够让观众会心一笑。

为此,嘉禾找来邓景生、唐敏明和阮继志为这部《醉拳2》担任联合编剧,保证了戏剧节奏的张驰得体,一方面在突出了成龙绝对主角地位的同时,还能做到仅用几场戏便将每个配角的个性特点鲜明地勾勒出来:狄龙饰演的黄麒英直言正色但嘴硬心软,梅艳芳饰演的小妈计谋多端诙谐惹笑,刘家良饰演的福民祺沉稳大气宝刀不老,蒋志光饰演的仆人“鸡骨草”虽有狗马之心却又胆小怕事,黄日华饰演的“卖鱼灿”善良淳朴正气凛然。

谁是片场最有权力的武指?

坊间有关本片的幕后传闻颇多,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刘家良和成龙发生矛盾,一怒下中途退场,由成家班接替武术指导”的说法了。这两个人,一个固守传统,一个渴望破旧立新,发生小摩擦必定在所难免。不过刘家良还没有达到“愤然退场”的地步,像最后一场为无数影迷津津乐道“终极大战”虽是由成家班主导完成,但总体设计仍是刘家良的主意,成龙只是增加和补拍了部分(危险特技)镜头。

而成龙在片场拥有实际控制权则是确有其事,毕竟嘉禾是成龙的“主场”,再加上《醉拳2》的制片人是成龙的干爹何冠昌,所以就连这个一直才高气傲的武指界老将也“不得不低头”,因此将成龙说成是本片的“实际总指挥”也并不为过。后来据刘家良回忆,其原始剧本里最后一场大战本是成龙和他一起完成的,但在后者的一再要求下,提前结束了“福民祺”的戏份,最后变成了成龙一个人的“专场秀”,这无疑为成龙在结尾的处理和改动上腾出了更为机动灵活的空间。

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也许在动作设计理念上,成龙和刘家良有不同的见解和坚持,但俗话说没有碰撞也就没有火花,这种“火花”,可能会让幕后人员很痛苦,但受益的永远是观众。

成龙:动作片满屏都是威亚,要来点不一样的

全片大大小小的动作戏一共有八场,但最突出的可大致分为五场,而每一场都可圈可点。从一开始黄飞鸿力擒福民祺时在逼仄空间内的兵刃相接,到后来“黄飞鸿斗卖鱼灿”时对醉拳防守能力的展现。

到了第三场打戏时,又进行了一个“升级”,达到给当时戏院里的观众以“提神”的作用。

这段打斗由亨利带着小喽啰挑衅黄飞鸿而引发,为表现出黄飞鸿喝酒前和醉酒后招式及力度的变化,又细分和拆解出了四个不同的步骤:

第一步,是黄飞鸿边大口大口地灌着黄汤,边闪展腾挪躲避对手;第二步,黄飞鸿分展“醉拳”八式,活学活用;第三步,随着酒劲越来越打头,黄飞鸿的击打力度也越来越大,以组合技连番上阵;到第四步,黄飞鸿终进入了“自创招数”的境界。这场戏由刘家良和成龙共同设计,后来袁和平也来帮忙度桥。在三人的合力作用下,做到了攻防转换流畅生动,实战性强又兼具美感,形和意相通,将它称为是“醉拳”题材动作片的“教科书场景”也绝不为过。

第四场打戏,刘家良的武指痕迹十分显著:黄飞鸿和福民祺在酒楼里相互配合,横扫千军,并以斧头帮成员纷纷被打落地的远景镜头和两人局部武打的近景镜头来回切换,实现了刚猛无比,气势十足的效果。

而结尾的压轴打斗,再次体现了成家班在“惊险特技”上的创造力:在一连串的长镜头展现下,卢惠光的“一字马腿功”,成龙抖机灵般地频频利用时间差和空间差争取反击机会,利用烧火棍让对手“引火上身”以及在火炉里的“死里逃生”等等,无一不让观众过足了眼瘾,而喝下了工业酒精的黄飞鸿从嘴里吐出泡泡的画面,更是“神来之笔”。尽管这场戏只有20分钟,但成家班在片场反复琢磨,反复折腾,用了一个月时间才拍完。

在《醉拳2》开拍之前成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满屏幕都是威亚,满屏幕都是飞天遁地的古装人物,功夫片还是应该追求写实。秉持着这样的信念在拍《醉拳2》,所以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成龙会对片中的打斗场面要求如此苛刻了。

而这部《醉拳2》也有三个结局:因为本片与“酒精”有着密切的关系,成龙怕电影里的饮酒镜头会教坏小孩子,于是最早拍了一个黄飞鸿最后变得呆呆傻傻的结局,意在告诫人们“切勿饮酒”。也许片方是担心这个结局会“破坏成龙的形象”,于是在发行dvd时被删除,以成龙打赢对手而结束。后来美国推出修复版蓝光碟时,则是以宝芝林被授予“有功于国”的牌匾而收尾,台词暗中交代了黄飞鸿只是暂时性失明(即只保留了最早版结局中的一小段情节),就对主题的深化作用和反讽作用来说,那个原始版结局无疑更具有“教育意义”。

先不管片中刘家良和成龙的动作设计谁是“占了大头”,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部集传统功夫、现代武打的大成之作。

在第14届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本片力压洪金宝的《东邪西毒》、元奎的《洪熙官》、《中南海保镖》,甚至是袁和平的《精武英雄》拿到了最佳动作设计奖,再结合其诞生背景来说,它已经远远超越了“一部电影的意义”,而后来刘家良和成龙分开谈到本片时,有时又将“武指”功劳推给对方,实在是值得玩味。

笔者曾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个“《醉拳2》曾入选《时代周刊》杂志评选出的年度十大佳片,以及结尾被《黑带》列入最精彩影视打斗”的说法,但这一说法的来源已无从查证,如果这是确有其事,那么这足以证明《醉拳2》是伟大的,倘若这是人们编造杜撰的,那也说明了本片在影迷心中的独特性和突出性。

在笔者心中,《醉拳2》是一部划时代的功夫片——它既保留了七十年代老式功夫片“见招拆招”的精髓,而武打的节奏和速度放在今天仍然没有显得过时,其对“醉拳”理念的诠释可用“淋漓尽致”四个字来形容。这样的动作片,在当下几乎已经绝迹

不知道大家喜欢这部《醉拳2》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