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董贤,江山社稷在刘欣眼里似乎都无足轻重了

智家网 2019-06-23

得一董贤,江山社稷在刘欣眼里似乎都无足轻重了

得一董贤,江山社稷在刘欣眼里似乎都无足轻重了

汉哀帝刘欣是在刘氏宗室后继乏人的情况下,幸运坐的天下,他似乎也并不十分珍惜。在逐渐削弱了王氏家族势力,祖母傅氏和母系丁氏手握重权以后,年方二十出头的他,也学着伯父刘骜的样子,开始玩了,而且玩得更新鲜更投入。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的一个清晨,汉哀帝刘欣在近侍宦官们的簇拥下,刚要步出殿门,猛地发现,站在殿檐下传漏报时的少年,长相清秀俊朗,气质温婉动人。皇上盯着美少年看了好一会儿,深深被他的相貌吸引住了,感觉似曾相识,招呼少年上前问道:你是朕做太子时的舍人(僮仆)董贤吧?少年面露怯色,细声细语回皇上话:正是奴才董贤。

随后,刘欣没事就叫董贤来陪他聊天,并官拜黄门郎,不久,升迁驸马都尉侍中,一日胜似一日地宠幸,让人们感觉,这俩人是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一场同性恋。

董贤是个天生的男宠,面如傅粉,性婉似水,擅施妩媚,讨天子欢心。很快,两人便如胶似漆,须臾难舍。缱绻往来了十天半月,天子就心疼上了。要给董贤放了一两天假,让他歇息歇息。如此受天子垂爱的良机,聪明的董贤怎能不留心守护,他连说自己十分乐于陪伴陛下,坚持要待在宫中陪侍汤药、叙说情话。一对情投意合的“同志”就这样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刘欣外出,手牵董贤同登车辇,天子入朝,董贤时刻随伴左右,很快,两人便时常同床而眠。

可爱的恋人,忠诚的奴仆,天子不知拿什么予以回报,不过旬月的时间,刘欣连续赏赐董贤的财物超过万。各地和外邦进贡的奇珍异宝,刘欣随手便赠与董贤;上等的宝玩和器物统统赐给董贤,天子宁可自己用次一点的东西;赏遍金银珠宝,天子情犹未尽,又别出心裁地拿出东园皇家仓库里存放的华贵棺椁,以及缀满珍珠的短袄和殓尸的玉衣服,奉送心上人。

能让董贤高兴的事,刘欣向来不遗余力。天子不怕劳顿,亲自踏勘选址,命人在皇宫北门外给董贤建造了一处豪华宅第。豪宅三重殿阁相连,石门洞天,土木雕琢之精极尽工巧,梁柱槛栏全部通体用锦绸包裹,金碧辉煌,远远赛过皇家宫殿。

得一董贤,江山社稷在刘欣这里似乎都无足轻重了,刘欣打算与挚爱的人生死为伴。刘欣的陵墓叫义陵,在今天陕西咸阳渭城区所属的南贺村。刘欣在修建自己冥堂的同时,在义陵近旁也为董贤预设了一个位置。董贤的陵寝一点不比天子的逊色,墓内设置了多间供人值守休息之用的雅室,整个墓顶采用坚硬的柏木拱成,墓门屏壁之刻兽镂画十分考究,一道长长的墓道直通墓室,墓园围墙连绵合计有好几里长。

对一个倾心的嬖人,金银珠宝和宝车豪宅是不够的,高官厚禄也是必不可少的。其实,刘欣早就想给董贤封侯加爵了。可年仅二十出头的小白脸,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功绩呀,总得找个由头吧。这边正盼着,由头就主动送上门来了。这一天,待诏(朝中候任官员)孙宠和息夫躬等人,到皇帝面前状告东平王刘云的夫人谒,说她借祭祀行巫蛊之事诅咒后宫妃嫔。

哀帝得报,授命立即捉拿审讯,王后谒认罪伏法。事情已经过去了,皇上却把孙宠和息夫躬叫了回来,暗示这二位,对外就说揭发东平王后罪状的是董贤。天子叮嘱,正想升官的孙、息二人巴不得积极配合呢。一切铺垫到位,哀帝立即下诏,称董贤告发巫蛊有功,封为高安侯,顺便给配合得力的孙宠封方阳侯,息夫躬封宜陵侯,食邑各千户。不久,董贤的食邑增加到二千户。

为这事,还闹出了一段命案。当时的丞相王嘉,比较正直,对东平王后事件持怀疑态度,厌恶孙宠等人的栽赃陷害,认为董贤的所谓告发,明显不符合朝廷的法度,于是,多次向皇上谏诤。这不是戳天子的软肋吗,对这个不识相的丞相,刘欣大为恼怒,没几天,王嘉便被治罪,冤死狱中。

因为男宠帅哥董贤,董家人也随之相继得势,一度曾超过了皇帝的真亲戚傅、丁两家。刘欣爱董贤胜过爱亲人。刘欣即位后,祖母傅氏和母系丁氏先后尊贵,傅太后的堂弟傅喜取代王莽做了大司马。后来,大司马印又交到了刘欣的舅舅丁明手里。可丁明偏偏跟董贤处不来,加上丞相王嘉无辜丧命,丁明对董贤更加忌恨。董贤在丁明这儿受了委屈,免不了要向天子刘欣哭诉。刘欣轻微一笑,安抚董贤道:这又有何难的,朕赶走舅舅就是了!第二天,一道任免册书送达丁明:丁将军“嫉妒忠良,非毁有功”,“其上骠骑将军印绶,罢归就第”,舅舅你嫉贤妒能,非议功臣董贤,着令交出骠骑将军大印和绶带,免去一切职务,回家待着去!

刘欣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遂以贤代明为大司马卫将军”,将胸无点墨的男宠董贤扶上了大司马的宝座。这时董贤年方二十二岁,仅因长了一张漂亮脸蛋,居然位居三公之上,日夜伴天子一块儿在宫中办公,总揽朝政,百官奏事一律须经过他。

董家一夜之间,飞黄腾达,董贤的父亲董恭升迁做光禄大夫,弟弟董宽信接替董贤任驸马都尉,“董氏亲属皆侍中诸曹奉朝请,宠在傅、丁之右矣。”

令朝野瞠目结舌的一幕接着上演了。这一天,天子刘欣在麒麟殿设宴,董贤父子当然是座上宾,王家有个叫王闳的侍中一旁作陪。刘欣几杯酒下肚,揽着董贤肩头神秘地说道:我要效仿尧让位于舜的做法,把江山交给你治理,怎么样?众人一时哑然,有些坐卧不安。王闳斗胆提醒皇上,说:天下是高皇帝的天下,非陛下私有,应当传刘氏子孙万代,圣上怎么开这样的玩笑?刘欣当即拉下脸来,对着王闳怒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自古英雄爱美人,可这个汉衰帝爱得有点暧昧,偏偏爱的是一个貌似美女的男子。更荒唐的是,皇帝竟然要把江山让给男宠,这个董贤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大魅力。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