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凿杂谈丨灯会美工是文化使者,也是一张亮丽的名片

焦点观察网 2019-10-09


第二十四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


这座城市因古韵、文化、厚重而富有诗意,总是看不够......

 

曾几何时,千年盐都——自贡,自明、清以来已是人文荟萃,引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倾倒。一方水土养育一方文化,厚重的历史文化代代相传,有一种豁达而通透的气质。它以雄浑壮美的气势,秀雅清幽的韵致,令人叹为观止。

 

1939年,自贡因盐设市,乱世济楚,咸输九域,井盐称都。著名画家徐悲鸿、张大千、何香凝、叶浅予、丰子恺、关山月等一大批艺术大家,先后在自贡写山川之风骨,寥寥数笔,却能将古盐道轮廓勾勒得清晰纯净。

 

井架林立的千年盐都


在那个动荡的岁月,他们去发现盐都往日的痕迹,用绘画来描述千年盐都凝固之美,并举办个人画展,给这片文承昌炽的土壤,奠定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自贡籍著名画家钱来忠说:"文化是城市的生命,没有文化就失去了灵魂,文化是自贡最鲜明的特征。"

 

近30年来,自贡画坛缄默无语,相对沉寂。曾经焦虑于自身远离中心文化而蛰居川南一隅的地位,为使边缘的声音被倾听、被接纳,自贡画坛呈现出一种"被看"的姿态,不可否认这是事实。

 

几十年的沉默,数十载的卧薪尝胆,一大批走出去的自贡籍画家,在当代艺术创作的大循环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创作出一大批有影响力的作品,衍生出一种深刻的盐文化思潮。

 

赵晓东作品《留守儿童》系列


这是一批有能力影响外域文化的画家,都具备良好的学院背景,又不乏针对新观念的自我判断。他们在各大艺术院校从事教学工作,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力量。如:赵晓东的《农民工》、《留守儿童》系列,曾杨的《开往春天的列车》,赵卿的《倦》、《假寐的女子》等作品。

 

反之,留守自贡的画家兴趣爱好广泛,千姿百态的谋生手段且耐人寻味。亦或出人意料的介入市场,不是靠自身的作品打动人,而是在节庆文化市场中寻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价值。

 

当年,有人如能找到好的职业,好比火车朝哪儿开,朝沙漠里开都有道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谋生存、求发展,有一种诗意般的残酷,时常为生活太苦涩、太悲情而无助感叹!

 

说到自贡画家的窘境,行于脉中,并循环流注于全身。于是提纲契领,那就不得不说令人魂牵梦绕的自贡灯会了。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文化领域百废待兴,急需灯塔来照亮方向。当时,在基层搞企业宣传的干事都叫美工,顾名思义就是善于写写画画的美术工作者。这是一个庞大的业余美术群体,也是自贡群众美术发展的基础。

 

九十年代驰骋在全国各地的灯会美工们


自贡灯会是节庆文化与人文精神相结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兼备了中国民间色彩和造型的完美契合,超越了彩灯艺术的本身,并呈现出五彩斑斓的世界,进入大众视野。

 

早在1984年,自贡市群众艺术馆馆长朱时昔带领全市基层美术工作者,为迎接第六届全国美展,全身心的投入创作;同时又要参加首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经贸交易会的方案实施。各单位美工就这样在理想与现实之间隔着遥远的鸿沟,究竟应该如何取舍?这取决于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对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取决于对自身有什么要求。最终,这一群人就莫名成为自贡灯会的中流砥柱了!

 

八十年代四川美协领导来自贡指导工作 (从右至左:马振声,林军、王明治、邹世俊、朱时昔、陈世琮、石美鼎)


但谁也没想到,这种地域性的文化现象将自贡美术界固化在彩灯文化的符号中。将彩灯这种凡间色彩千千万,要把浮云掺中间的理念,曾一度在当时的四川美术界引为笑谈。

 

一点点的思念,似水流年,往事如烟。那些曾经的记忆在大脑里粘贴,都是成长的一部分,永远都不会消失。他们很努力,却很难有机会登大雅之堂,入选省级、国家级展览。也许,这是留给自贡美术界的难言之隐。而后,彩灯产业的快速发展与自我艺术创作产生矛盾时,人情悲欢和价值观的冲突又成了大问题。


回望20年前,因国企改革和企业重组等原因引发的下岗潮,让体制内的美工对企业改制有一种本能的不安全感。他们感到自己很难靠早九晚五来支撑以后的生计了,风霜苦摇落,哪儿管得了那些浮夸的艺术生涯。只觉得当一个灯会美工还能衣食无忧,解决上有老下有小的实际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放弃了毕生追求的艺术创作,选择了今后安身立命的救命稻草,走南闯北的灯会美工生活。

 

多年以后,1998年下岗的某企业美工李琦说:扪心自问,坦然面对家人。问题不在于放弃公职、放弃艺术,而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只有放下身段,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自己的衰颓。

 

伴随着彩灯行业的成长,在困境中求生存、求发展的灯会美工们,苦点累点都不是事儿,努力才会看到希望。真可谓:地下无底深渊,梦想天堂成仙。谁知一觉醒来,幸福却在人间。

 

这是彩灯行业的真实写照,传统艺术如同水一样,有些从高处降落而来,有的从地下涌出。一种由自身努力的光亮来展示,另一种来自画外功夫的启示。当然,好比一泓池水,除了本身的源泉,还需要其他的源泉和溪水注入。

 

八十年代朱时昔、王明治在辅导灯会美工们搞创作


在那个年代滋润了一批有志青年,使得他们内心发展无限强大。黄德春是某大型彩灯企业董事局主席,是由灯会美工成长为企业家的成功典范。还有像万松涛这样的资深行业人士,对促进彩灯产业发展,率先提出全产业链的发展战略,打造了由7个模块,17个子系统构成的彩灯标准化管理体系,新晋为自贡市工会兼职副主席。

 

众多的灯会美工在市场的锤炼下,秉承"敬业、精益、专注、创新"的工匠精神;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巩固了自贡彩灯在节庆文化中的领先地位。

 

在红红火火的背后,有这样一位敬业乐群、忠于职守的周涛老师。30多年来,他一直守望这一片光影的世界,坚守艺术创作与自贡彩灯携手并进。他的心态、胸怀是考量彩灯行业的试金石;他从不张扬,不寻求什么,只想告诉大家一个彩灯艺术家的追求;他反对千人一面,千人一声的艺术观。他与彩灯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把握彩灯发展的脉搏与内在规律,同时在艺术上博采众长、择善而从、推陈出新,勤奋的进行艺术实践。

 

周涛与本文作者亲切交谈


正是彩灯艺术对周涛的蒙养,才使得其作品显得清凉、雅丽。他设计出别具一格的彩灯作品,如出一辙的呈现在观众面前。对他而言,彩灯创作不过是人生的节点,但对众多灯会美工来说,意义当不止于此。

 

辛勤奔波在全国一线的灯会美工们


年关将至,灯会美工又将在大江南北不停的奔波,为梦想照进现实,继承和弘扬传统彩灯文化,为城市功能转型升级插上文化的翅膀,续写中华彩灯技艺赋予自贡彩灯的美誉。同时,灯会美工是文化使者,也是一张亮丽的城市名片。

 

看时拾史事展现彩灯文化最生动的细节,让中华彩灯艺术筑梦千年盐都的灵魂,与自贡彩灯完美契合,超越节庆活动的本身,呈现出五彩斑斓的世界,进入大众视野。

 

这是纯粹自我,臻致优雅的纯正彩灯工艺。使每一件作品从绚丽到辉煌,再回归至简的匠心。

 

是啊!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生活基本还处在温饱阶段时,灯会美工有何能力、责任来肩付起这座城市的文化使命?如何思考节庆文化的创新与发展,是文化繁荣与经济昌盛的关系。

 

虽然自贡籍画家与灯会美工,文化背景与成长经历不同,但每次看到他们的作品和彩灯佳作还是很期待。因为艺术创作是一种心、技、道的修行,所以需要热爱这片土壤的人用心去传递。

 

正所谓:今之所重,后之必由,波浪相继,薪火相传。无论是自贡籍画家走向艺术创作的新境界,还是灯会美工陪伴彩灯产业发展,看似都很和谐。

 

2019武汉欢乐谷奇幻灯光节


每逢流光溢彩之夜,霓虹闪烁,彩灯艺术让每一座城市愈来愈焕发活力。在全国一线辛勤劳作的灯会美工们,为繁荣地方经济的发展,创造出无限欢快的文化盛典,奏响和谐社会的盛世华章,必将携手自贡彩灯艺术走向世界。

下一篇 《文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