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廊坊新网 2019-07-10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黄背心运动”持续四周的重压之下,终于服软了,在当地时间10日晚间公开发表讲话,在13分钟的电视讲话中表示将会自2019年起将最低工资提高100欧元、对加班期间所获得的薪酬将免予征税、要求有能力的企业为员工发放免予征税的年终奖等。

对于马克龙的这番表态,法国民众反应不一。有人嫌他姗姗来迟,缺乏诚意;有人认为他的承诺太少,甚至对他的部分承诺持怀疑的态度;“黄背心”们更是对马克龙全程都没有提到“黄背心运动”的名字反感。反对党也推波助澜,在第一时间提出批评。

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由此看来,马克龙的麻烦不但没有结束,这才是刚刚开始。据法国新闻媒体“The Local”当地时间12月11日最新消息,法国450所高中于周二(11日)全部或部分停课,因为全国各地的高中生准备抗议政府的教育改革。法国学生联盟告诉政府,12月11日将作为历史上的“黑色星期二”被铭记。法国教育部认为,大约450所公立中学将受到这次抗议活动的影响。

学生的抗议活动,对马克龙来说是第一次,可法国政府却是早已领教。在50年前,也就是1968年5月—6月法国就爆发过一场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的群众运动,被称之为“五月风暴”。

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有意思的是,当时席卷全法国的“五月风暴”运动,提出的口号是五花八门,从反对校规到反对越南战争,从要求绝对自由到抨击资本主义制度。名目繁多的“新左派”群众组织应运而生,它们有的以托洛茨基为招牌,有的打出格瓦拉主义的旗号。

看似杂乱无章的各种诉求背后,实则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创建者戴高乐就任总统后,推行了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使法国经济得到发展,国际地位获得提高。但由于独立发展核力量耗资巨大,遭到左翼和右翼的反对,戴高乐的独断专行引起人们的不满,政府反对罢工的立法导致工人的反抗,削减小农户的政策也激起农民的抗争。由于经济情况不好,失业人数多达50万,青年学生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威胁。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终于掀起了以青年学生为前导的“五月风暴”。

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1968年3月,巴黎大学楠泰尔学院出现了学生运动,要求改革学校的教育制度。警方拘捕了6人,其中一人为楠泰尔学院学生。5月3日,为抗议大学当局开除学生运动领导人丹尼·柯恩-邦迪,巴黎大学学生罢课并占领了大学校舍。

教育部长阿兰·佩雷菲特和校长让·罗什请求警局出动警力封闭了楠泰尔学院,而根据法国传统,警察不得进入校园。警方的行动不但更加激怒了学生,也使得大多数教授、学者站在了同情学生的立场上。当天下午,1600名警察包围校园, 300多名学生被逮捕;学生们高呼“还我同志”的口号进行抵抗,结果遭到催泪瓦斯和警棍的镇压,学生和围观青年随即在卢森堡广场垒起了象征革命的第一道街垒,对抗由此开始。

为了抗议警察的暴行,5月6日法国全国学生联合会(UNEF)和全国中等和高等学校教师工会(SUESUP)号召总罢课和罢教。全国各地学生纷纷响应。在巴黎,学生筑起街垒同警察对峙。人们开始挥舞旗帜,高唱《国际歌》,上街游行,学生和警方在圣日尔曼大街展开激烈冲突,导致数百人的受伤、被捕。

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到5月中旬,斗争进入高潮。5月12日,工人举行罢工,声援学生的斗争,要求每周40小时工作制,保证每月200美元的工资。5月13日,学生、工人联合举行总罢工总罢课,巴黎20多万人涌上街头,高呼反政府的口号,进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戴高乐总统对“五月风暴”最初的反应是不屑一顾,并坚持于14日出访罗马尼亚。在戴高乐访问罗马尼亚期间,局势更进一步恶化,学生占领学校,工人占领工厂,水陆空交通停顿,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整个巴黎彻底瘫痪。罢课罢工还席卷了法国90多个省,农民也要求提高农产品收购价和降低税收。

戴高乐匆匆回国后发表讲话,同意就存在的教育、经济与社会问题进行改革,建议公民投票。示威者则以“再见,戴高乐”的呼声作为回应,总统的支持者向示威者发起攻击,并导致两人死亡。5月25日,政府同工会和企业主代表谈判,并达成一系列协议。

摊上大事的戴高乐这样平息危机,马克龙的路在何方

政府认为已基本满足了工人和职员提高工资的要求,要求工人复工。却遭到大多数工人的拒绝,学生与工人持续示威抗议。29日,五月风暴达到最高峰,这一天仅有5000万人口的法国,就有1000万工人罢工,300多个工厂被工人占领,30多所大学被学生占领。而在这一天戴高乐突然失踪了,一度有传言他已经自杀。

戴高乐没有自杀,而是秘密飞往德国的法军驻守地巴登-巴登,会见了法国驻军司令马索,在取得军方的效忠后,又胸有成竹的飞了回来。30日16点30分,戴高乐再次发表讲话,宣布解散议会,举行新的选举。同时呼吁法国人民发挥公民的精神,支持民选的政府。

五十万民众在巴黎街头游行示威支持总统的政策。随后,戴高乐改组了政府。6月10日,大选投票开始。6月12日,政府宣布禁止游行示威。16日,警察进驻巴黎大学,拘捕了学生运动的骨干分子。五月风暴逐渐平息,第五共和国的危机至此完全解除。

6月30日选举揭晓,戴高乐派获胜。戴高乐为了避免“五月危机”的重演,促使国民议会于10月10日通过了建立大学自治和安排大学生参与高等教学方面的法律,局面逐渐恢复正常。五十年前的一幕又在法国重演,同样摊上大事的马克龙不知将采取什么措施平息,是否还有当年戴高乐的手段和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