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友和曝光演艺界黑幕:拍摄夜间娱乐场所要向当地老大们通禀!

东方都市网 2019-07-19


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

三浦友和自传《被写体》

落后的状况并非始于今天,在我初登影坛的二十五年前,日本已处于落后地位,所以我也不想为此表示不满和叹息。正因为处于后进地位,所以应当向前看,未来趣味无穷。这个问题暂且不谈,拍外景时,若未取得拍摄许可,工作就无法进行。如果是楼房,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都要得到许可才能使用。若要占用道路就必须有警察的使用许可证。如果去地方上拍外景,必须得到当地观光课的许可和协助。拍摄夜间娱乐场所的情况极少,每逢这时,都要向当地的有权势的老大们通禀一声。这恐怕要受到指责,但是,不这样就拍不成电影。

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

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痛痛快快地应允,制片人和制作部是非常辛苦的。即使是得到了许可,拍摄当天的时间一拖再拖,超过了约定的时刻,制作部的人便几乎是跪在地下,笑脸央求当地的主人,但我们这些演员此时却要做出事不关已的样子,继续演戏,心里很不是滋味。即使得到允许也会发生许多问题。就在一个月之前,在大井赛马场拍一部两小时电视剧的外景。正赶上举办赛马日,如果是好莱坞,就会召集成干上万的群众演员,还会准备好马匹和骑手服进行拍摄。但是,在日本作为两小时的电视剧却不能这样做。观众席上的场面,有二十几个临时演员和现场工作人员在我周围围出一个范围,只能在这个范围摄影,当然不可以拍成赛马场全景。还有一个镜头需要从跑动的马背上,以晃动的摄影机拍出狂热观众中的演员特写镜头。当然,一般观众也不可避免地进入了镜头。花了大约半天时间,场景顺利拍完,当天没发生任何问题。

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

过了几天,在横滨一家宾馆内拍片时,导演和制片人把我叫过去说:“在赛马场拍摄的镜头几乎不能用了。”在那次拍摄之后两天,有个男人给电视台打电话,声称他是当时赛马场的一个观众。摄影机曾朝向他,这是关系到肖像权的问题,如果电视剧播出后,电视屏幕上出现他的一根头发,也要向有关方面上诉。实际上,类似这样的恶作剧电话和来信是司空见惯的,电视台的人很少认真对待,但是,从此人的谈话内容来看,他一定在摄影现场,而且是对演艺界很了解,并且是精通法律的人,因此可以判断这不是恶作剧。结果,编辑就没用现场摄影的镜头,幸而是无关故事大局的剧终场面,换成了左右摇摆的字幕,此事令人感到可悲可叹。但是,拍摄工作一直挣扎在艰苦的环境之中,这就是日本的现状。

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

话题又扯远了,制作者很辛苦,因为那是工作,是理所应当的。偶然被摄影机拍下的对象有隐私权,像赛马场中发生的事,如以正当理由提出抗议,便不会被搬上屏幕。我觉得现在,电视台对肖像权和个人隐私权有点儿神经过敏。但是,对真正的个人隐私权是不是也谨小慎微呢?最近,面孔或住所等被随意隐去的画面很多。难道加了遮盖画面就可以使真正的个人隐私权得到保护吗?难道只要不出现在画面上就算保护了个人隐私吗?如果除去对画面的遮盖,不就是跟过去一样的节目吗?当发生了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时,难道不是一如既往将摄像机、麦克风对准加害者、受害者的亲属、左邻右舍和关系密切的人吗?不是仍会向他们提出劈头盖脸的问题吗?这难道仅仅是顺乎潮流,对收集起来的材料,在不受指责的范围内进行编辑、遮盖吗?的确,不出现在画面上是保护个人隐私的重要手段,但是,收集材料时已经受到侵害的、没有出现在画面上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个人隐私又有谁来替我们保护呢?

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