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带你去旅游——荆州博物馆2

科教热线 2020-02-14


上次我们说到了马山一号墓中的2件文物,

今天我们接着来说这个墓葬中的文物。



出土了众多的丝织品种

马山一号楚墓出土了众多织物品种,按照丝织品的组织结构划分,有绢、罗、锦、纱、绮、绨、组、绦等8种,门类齐全,几乎包括了先秦时期丝织品的主要品种。经鉴定,丝纤维的各种主要特性与现代桑蚕纹相似或相同,有别于柞蚕丝,因此可以确认它们属于桑蚕丝纤维,但又比现代桑蚕丝的纤度要细的多。

舞人动物文锦

锦是提花织物,属于经线起花的平纹重组织。马山一号楚墓出土众多锦的多数纹样是以几何形状组合而成,构图繁杂,数量最多的大菱形纹是以宽行波折纹为骨架,其间填充磬形、杯形及勾连等小几何形,层层相套,布满全幅。唯一的非几何形形状的纹样是舞人动物纹锦,锦作横向展开,由七个不同的单元图案组成,横贯全幅。纹样的中心是一对双手高举过头的歌舞人物。四周环绕龙、凤和各种瑞兽,似为巫师作法的场面。该图案之前仅见于东汉织锦上,马山一号墓的发现把它的出现时间往前提了三百多年,这同时也证明当时已经掌握了复杂纹样的织造技术。

我们来看看它舞人动物纹锦的图案,一对歌舞人物居于纹样中心,他们背向而立,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又长又宽的衣袖恣意挥舞,似乎在和着鼓点节奏尽情舞蹈,在相邻的单元图案中,蜿蜒匍匐的龙,振翅欲飞的凤,矫健昂扬的麒麟,以及各种瑞兽都在狂欢,手舞足蹈间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时代呼之欲出。战国中晚期楚国是当时地域最广、国力最盛的超级大国,人们过着安宁富庶的生活,丝竹不断,宴乐与共,眼前这幅精美的文锦就将当时声声踏歌的热闹场面带到我们的面前。

绦是一种窄带,一般用作衣物的装饰与嵌缝。马山一号楚墓出土的绦有纬线起花绦和针织绦两种。

田猎纹绦

使用纬线起花的绦带的纹样以充满神话色彩的龙凤纹为多,最精彩的是反映贵族田猎活动的写实纹样。它是由四个排成上下行的菱形组成,上行两个菱形中是衣着华丽的贵族乘田车追射前方的野兽,御者驾马,作跽坐。田车的细部如车轮、车箱等都很清楚,车尾旌旗随风飞扬。贵族立乘,右手持弓,左手作放箭状。下行两个菱形是武士搏兽图。两名武士头戴兜鍪,一手执盾,一手执剑,分别与虎豹搏斗。上下行画面相呼应,构成气氛热烈、紧张的广阔场面。针织绦的发现则把针织品的出现时间提前到了公元前3世纪,这是中国织造劳动者对世界文明的一种贡献。由于上述两种绦带的织造耗时耗工,所以被视为奢侈品,只有地位显赫的官宦人家才能享用。 

凤鸟花卉纹绣浅黄绢面棉袍

身长165、袖展158厘米,两袖平直,宽袖口,短袖筒,三角形领。黄绢面料,深黄色绢里,领缘多用纬线起花绦,外缘用田猎纹绦,内缘中部和大襟上部内侧用龙凤纹绦,内缘两侧用凤鸟菱形纹锦,袖和下摆缘均用大菱形纹锦。

这件棉袍上的刺绣纹样华丽,构思巧妙,绣工精细,色彩艳丽如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图案作长条形,由怪鸟和花枝组成,对角布置。怪鸟张翅作站立状,长颈大腹,头有四束花冠,垂于左右两边。三束花缨,垂于怪鸟一侧。花纹长57厘米,宽49厘米。最新奇的便是“三头鸟”刺绣图案。它突出的特点是把两个张开的翅膀同向内侧于翅端构成两个侧视的鸟头,专家将这个纹样定名为“三头凤”。三头凤的形象怪诞奇特,一种楚文化中独有的巫蛊神话意味跃然而出。据专家考证,三头凤的原型来自上古神话中的不死之鸟离朱,它的工作是运载太阳每天东升西落,象征着生命循环周而复始,因此人们认为,它有令人重生的能力。古代楚国人相信,以这样的绣纹来陪葬,可以让亲人的灵魂得到重生。

马山一号墓规模不大,但是出土的器物却非常精致华丽。正因为如此,人们对这位穿了许多件珍贵的丝织品衣服的墓主的身份和地位充满了好奇。据专家鉴定,该墓主人为女性,年龄大概40-45岁,身高约为160厘米。考古工作者在丝织品上发现了一些文字和类似官府印章的标识,再加上其他资料的佐证,这位墓主的身份极有可能是楚国后宫管理丝绸织造的官员,职位和权限相当于《周礼》中记载的天官冢宰手下的“典妇功”,负责指导和督促女工纺织等事务。可能由于积劳成疾不幸身亡,楚王为了表彰她的功绩,就把这些丝织、刺绣品作为墓主人的服饰和床上用品而随葬。

马山一号墓让我们了解到,公元前4—3世纪的楚人已经熟练掌握了饲蚕、缫丝、织造、练染一整套技术,并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纬线提花针织绦带是先秦纺织品种的新发现,把我国针织技术起源的历史,提前到公元前三世纪。针织与纬线提花作为我国传统丝织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后来的缂丝工艺产生了直接的影响。衣物所反映的染色工艺也达到了十分先进的水平。色彩有朱砂、茄紫、深赭、浅绿、茶褐、金黄、棕、绛红等,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是已知先秦时期衣料的一次最集中的展示。

1

认真

学习中的小朋友

2

马山一号墓反映的丧葬习俗与衣衾制度的许多方面与周礼等古籍的记载是相符的,时代特征明显。但从细节上观察,该墓同时保留了一些楚国的地方习俗,不少的方面与礼书相去较远,甚至完全不同。

由马山一号楚墓出土的以上丝织品可以看出,战国时代的纺织和刺绣技术已经臻于高度成熟,尤其是纹样的构思创作,充满了想象和生命力,是我国古代纺织和刺绣技术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笔。

现代人或许倾向于低估古人的活动能力,其实,人类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从来就不曾停止过。以马山一号墓为代表的楚国丝绸,即便用现代人的审美眼光来看,也堪称美轮美奂。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楚国丝绸在人们心目中的无限魅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