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猫扑汽车 2020-02-13

我们的邻居日本前阵子又推出了一部反婚反育的力作——《坡道上的家》。面对持续下跌的生育率,日本人还能拍出这种“过于真实引起不适”的婚育电视剧,真是佩服。

剧中的女主角里沙子是一个家庭主妇,尽职尽责地扮演妈妈和妻子的角色。有一天她被选为一起案件的陪审员候补,要全程参与庭审。

这起案件的被告叫安藤水穗,她被控告将8个月大的女儿扔进浴缸淹死。在整个庭审的过程中,里沙子通过安藤不断反观自己,而这部剧也像一面镜子,映照出男性和女性的现实。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从表面上看,里沙子的家庭是和睦幸福的,丈夫工作赚钱,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性情温和,也能对妻子说“不要勉强”这样的话。婆婆也很和蔼,偶尔能帮忙照顾孩子。三岁的女儿虽然有时候犯熊,但基本属于比较好带的孩子。然而,当镜头打穿了家庭的围墙,我们就看到了这个私密空间里令人窒息的一面

有一个很小的细节,里沙子的丈夫回到家后,里沙子想跟他聊天,想谈一谈她参与庭审的案件,丈夫永远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并且总是会打断妻子的话说:“再来罐啤酒。”无论里沙子这时候在干什么,都要小碎步到冰箱前,给这个仿佛下了班就断手断脚高位截瘫的丈夫拿啤酒。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等剧情来到婆婆这一边,我们就会发现,丈夫在家高位截瘫的德性一脉相承于自己的爹。里沙子的这个公公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坐在桌子前端详一本书,然后对老婆喊“文香(也就是他自己的孙女)要摔倒了”,“她哭了”,“给我盛饭”,“今天怎么没有味增汤”……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培育出这种丈夫和儿子的婆婆还时不时温柔地开导里沙子。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如果说里沙子是家庭主妇,理应承担家庭的主要工作,那审判员那一家就更让人悚然一惊。

女审判员因为工作不能去接孩子,临时打电话拜托丈夫去接,等她回到家,丈夫立刻开始抱怨,潜台词就是:带孩子做家务是你的分内工作,我也会帮忙,我都做得这么好了你怎么还不满意?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这个细节之所以让我心惊,是因为它更接近于我国的现状,毕竟我国很多男性单靠自己的收入无法养家,大部分已婚女性都要面临与男性相同的工作时长,但这丝毫不会削弱“她理应照顾家庭和孩子”的社会认知。

女审判员申请工作调动,领导问她:这样没关系吗?你家还有小孩子吧。她反问:如果我是男职员,就不会被问这种问题了吧?

想一想,如果一个女性工作非常繁忙,经常出差,没时间做家务照顾孩子,周围人就会说:妈妈这么不顾家,孩子好可怜。反过来,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男性身上,周围人绝对不会拿“不顾家”这种话来评价他,相反可能还会夸赞这男的非常有上进心,他的老婆孩子真有福气。

看过这个剧之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做妈妈越来越难?我们越来越常看到相关的社会新闻,产妇因为产后抑郁自杀,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跳河……老一辈的人会说:“你们太矫情了,我们以前怎么没这么多事儿?”那么,为什么以前都这么过,现在却不行了呢?

因为育儿的标准提高了。

我姥姥养育了七个女儿,她们都是被生下来之后摸爬滚打着自己长大的,有水喝有饭吃就行。但是现在你这么养孩子试试,分分钟就有人告你不配当妈。

不说一二线城市,就我家乡那种八百零一线的城市都开了遍地的早教中心,动辄还有所谓的育儿专家前来开展育儿讲座,教你如何科学喂养,如何陪伴,如何教育。育儿这件事越来越细化,标准越来越高,这无形中给了母亲越来越大的压力。

孩子从娘胎里就开始了攀比。孕妇要保证身体健康,不生病不吃药,这样对胎儿好;孕妇要保持心情愉悦,这样对胎儿好;孕妇要努力摄入营养,这样对胎儿好;顺产对孩子好;母乳喂养对孩子好;睡眠充足孩子才能长得好……

于是,做不到这些的妈妈就会显得“不正确”。她们不仅要承受身体上的不便和疼痛,还要承受心理上挫败感。

剧里安藤的母乳不够,婆婆告诉她要母乳喂养才好,这让她很焦虑。她的孩子很爱哭,婆婆和丈夫就随口评价她“连孩子都不会哄”。安藤就这样逐渐陷入了“我当不好妈妈”的恐慌之中。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实际上,每一个当妈的人都是一座孤岛,她们的身体条件、家庭状况、性格习惯以及生育的孩子全都不一样,育儿这件事根本无法一概而论。如果身边的人也无视这些个体的差异,一味地拿所谓的经验、科学去要求一个妈妈,这无异于一种“羞辱”,让妈妈,特别是新手妈妈陷入羞愧。

而在这些评论和要求之中,孩子的父亲都是缺席的。

因为对妈妈的要求越来越高。

我觉得在生育方面,现在的女明星真的起了一个非常差的带头作用,她们全都比赛似的看谁能更快地以更完美的身材产后复出,仿佛生了个假孩子,而很多媒体还非常乐于吹嘘这种东西。无关的看客们会赞叹:哇,她们好厉害!她们给那些没有生育经历的人造成了一个假象,那就是生养孩子是非常简单的事。

虽然我没有生过孩子,但我看过生孩子,我也看到,身边所有生过孩子的女性没有身材不走样的。假如我是一个产妇,这样的新闻多少都会给自己造成压力,特别是在产后激素极其不稳定的时期:她们生了孩子就可以迅速恢复良好的身体状态,为什么我不行呢?

还有那种能将家庭和事业完美平衡的模范妈妈,带娃工作两不误,还能健身学习充实自己。我看到赞美这种妈妈的文章就头疼,它向“外人”提供了指责一个母亲的道具:你看谁谁谁,人家能做到,你为什么不行?

在这种指责之中,父亲仍然是不存在的,更可恶的是,人们还会为这些指责包上糖果的外衣,让妈妈心甘情愿地吃下去。比如一个妈妈在育儿的过程中感到痛苦甚至崩溃,周围就会有人“鼓励”她:

你要学会自我调节……

忍耐一下,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坚强一点,一定会撑过去的……

我比你还辛苦,不也过来了……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所有的这些“鼓励”背后都有同样的含义:你的痛苦和崩溃都是你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你不够坚强,不够能干,所以加强修养努力调节自己吧。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简直是给女性洗脑的毒药,让那些陷入困境的妈妈又陷入了自我质疑,却对问题的实际解决毫无帮助。

因为诈尸式育儿。

我以前只知道丧偶式育儿,意思是说家里的爹就像死了一样,只有妈妈一个人带孩子。但看了《坡道上的家》,我又学到一个新词,就是诈尸式育儿:父亲不会全程参与育儿,孩子听话可爱自己心情又不错的时候就去抱一抱逗一逗,一旦孩子有什么问题,立刻就指责母亲不会带孩子。

我身边就有这种情况。孩子一不听话,当爹的就指责妈妈:“都是你惯的!”“你怎么教的孩子?”仿佛他对这个孩子只有贡献一粒精子的义务和责任。他们默认孩子是母亲的,他们只需要在一些关键时刻“指点江山”,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父亲这个称谓。

诈尸式育儿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屏蔽沟通。育儿是非常繁琐的工作,小到拉屎尿尿,大到说话走路,全都需要一个成年人全方位的参与,这其中就会有各式各样的问题。而很多男性不仅对此视而不见,还在妻子找自己商量沟通的时候塞起耳朵。他们会很自然地说:听你的,按你说的办。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妻子是家里的老大,可一旦出现问题,这些爹就会站上高处指手画脚。

剧中里沙子的女儿任性不肯走路,坐在地上耍赖。里沙子就把她自己留在原地,暂时不理她,自己到一边观察。恰好此时丈夫下班路过,立刻指责里沙子的行为:怎么能把孩子自己留在那里,简直是虐待。他无视里沙子当时手里拎着重物没法抱孩子的事实,也将里沙子的教育方式屏蔽在外。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我承认男性在社会上的压力,工作、家庭、和父母,都在等着他们为之付出时间与精力,但女性也面临同样的压力,而且她们所处的职场环境比男性更糟糕,资源与空间一再受到挤压,还要在职场和家庭之间不断撕扯自己。最后做出牺牲和退让的,往往都是女性。Why?Why?Why?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电视剧用一个极端的案例反映了普遍的问题。法官最终对安藤做出了法的裁决和情的控诉:被告犯下了不可原谅的罪行,但造成这一结果的并非被告一个人,而是她的丈夫、母亲、婆婆以及身边人共同作用的结果。被告席上的安藤和旁听席上的里沙子同时流下了眼泪,因为终于有人告诉她们,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全剧以一个虚构的海边对话结束。里沙子和安藤都抱着婴儿坐在海边,她们说起孩子爱哭很难哄,说起自己奶水不足,说起自己有时候忍不住想打宝宝,她们吐槽着也笑着。在她们作妈妈的时候,所希望的也就是有这样一个能真心理解她们的人,让她们知道,并非所有的宝宝都能吃能睡不哭不闹,也并非所有的妈妈都是三头六臂无坚不摧。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

这部剧不止讨论了母亲的困境,也讨论了原生家庭、两性关系。一些评论里说安藤和里沙子也太敏感脆弱了,干嘛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么,在她们变坚强之前是不是就没有资格得到谅解?敏感脆弱的性格是她们的过错吗?

我还是想说我一直坚持的观点,如果无法给予实质性的帮助,那你至少可以有同理心,“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势”。如果连同理心也做不到,那你至少还可以闭上嘴,从你的制高点上下来。

最后,希望所有的妈妈都不必孤立无援地爬坡。

为什么做妈妈变得越来越难?